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igerzyx的博客

主体的可持续活着

 
 
 

日志

 
 
关于我

社会主体现代化定律:从政府、家庭和一切机构中逐步将无限责任/权利体制机制替代为有限责任/权利体制机制.

网易考拉推荐

山姆·贝特曼-回应:西沙群岛主权归谁?  

2014-06-02 13:48: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姆·贝特曼-回应:西沙群岛主权归谁?

山姆·贝特曼

2014年06月02

在发表于《RSIS评论》的《西沙群岛主权问题:文章对北京太宽容》文章中,作者阳名辉(Huy Duong)与Tuan Pham(范遵)批评我在《南中国海紧张局势升温:谁拥有西沙群岛主权?》(同样刊登于《RSIS评论》)一文中的观点。

他们的批评凸显了南中国海主权争执的两个根本问题。首先是这些争议和它们对海域划界的影响是复杂的,也不太可能在可预见的未来获得解决。这成了有效管理南中国海的一大障碍。其次是强硬的主权声索不能改善局势,也无助于建立管理海域与其资源的必要准则。

与此同时,过度捕捞与海洋生境被破坏的问题出现了,海域缺乏良好的秩序,对发展海洋资源也没有足够的科学知识。

西沙群岛的主权

中国的钻油台是否位于越南的专属经济区内(EEZ),主要取决于哪个国家拥有西沙群岛的主权。两名作者批评我认为越南的主权声索没有说服力的观点。然而,他们却忘记了自二战结束以来,中国一直占有永兴岛(Woody Island)。我假设他们不提这一点是因为这是“把占领和主权混淆了”。但在超过6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却没有面对什么有效的挑战,而60年可是相当长的时间。

作者误解了我说单是地理邻近性的考量,并不是声索主权或主权权利明确基础的意思。我这么说,并不是把主权和主权权利的概念混为一谈。我针对的,是重复与简单化地坚称中国的钻油台“完全”在越南专属经济区内的立场。我假设这说法应该是建立在钻油台邻近越南海岸线的基础上。这样看来,“主权权利”当然是指在专属经济区内,一个国家只对该区域的资源行使权利——不是主权。

越南可以提出很好的论据来支持它对西沙群岛的主权声索,但论据终究只是论据。中国也有自身的论据。最终,这些论据得经过双边谈判或提呈国际仲裁的考验。目前,这海域并没有得到同意的划界,像我们正目睹的纠纷已日益频繁。

主权声索

近年来,主权的声索变得越来越强硬。接壤的国家回避合作,担心这样做会损害他们的主权声索。

1990年代与21世纪初,主要在由印度尼西亚发起的解决南中国海冲突工作坊的引领下,南中国海附近国家看来正朝有效合作的方向迈进。于2002年签署并列出具体合作领域的《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DOC)便是明证。然而,这进程最近因为主权争议有了浓烈的民族主义色彩而停顿不前。

人民的炽热情绪和这些岛屿是国家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观念,让主权声索发展出自身的一股动力。其结果在最近越南的反中国暴力民族主义示威中清楚可见。

冒着引起越南学者群起抗议的风险,我冒昧地说一句,在沿海国家中,主权争议立场强硬,对于自己按国际海洋法,尤其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九章所应尽的义务也半心半意的越南,是引起事端的主要一方。中国至少提出了中国—东盟(亚细安)海上合作基金来协调合作的进程。

我很乐意承认,依赖引用不同数据的二手来源,我可能对距离的问题提出不正确的资料。但这疏忽的影响很小,也不会改变我的基本观点。对这些细节的争论等同于“见树不见林”,有效的合作准则才是更重要的“林”。

即使是永兴岛,面积也不是那么重要的。它的面积之大已经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对“岛屿”的规定,在划定海洋疆界上将成为一个考虑因素。越南在南中国海的海岸线很长,它采取的立场是南中国海里没有岛屿,以免它们成为划界谈判时的考量。

前进的方向

只有在接壤的国家改变思维,从主权、独自拥有资源和寻求划定海洋疆界,转变为功能性合作与合力管理,南中国海局势才有可能稳定下来。这样做也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九章的规定和《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的精神。

作者在文末表示,我可以呼吁中国接受《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调解纠纷的程序,为和平与合作做出更正面的贡献。我可以呼吁越南也这么做吗?

我对区域和平与合作的贡献,正如我之前所说,是大力呼吁思维上的突破。对主权的强硬立场——在作者的回应中也显而易见——正日益带来更多反效果,也让人不知何去何从。

长期来说,持续缺乏对资源管理、海洋科学研究、海洋环境保护、经过相关海域货船的安全及预防非法活动上的有效安排,对各方都是不利的。最终,各方的国家利益有赖于合作。


作者Sam Bateman是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研究院海事安全项目顾问与高级研究员,也是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前准将。原载研究院电子刊物《RSIS评论》。叶琦保译。

http://www.zaobao.com/forum/views/world/s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